综合新闻
              本馆新闻
              最新通知
              原创文章
              技术资源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新闻中心 - 详细内容
2013刚柔流空手道弘孝馆冲绳之旅--有生命的空手道
  发布时间:2014-1-29

有生命的空手道

20134月弘孝馆冲绳之旅

 

    酒过三旬,高良老师突然拍了一下桌子对何教练和SAI说:“这么晚了,他们自己行动恐怕不安全,我们去机场接他们。”

 

    此时,我们雍和宫道场的四个人所乘坐的飞机从东京出发,即将在冲绳机场着陆。因为中日关系摩擦升级,之前定好的直飞冲绳的航班被临时取消,我们辗转从东京转机,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才在深夜赶到冲绳。

 

    这次前往冲绳,何教练将参加三段升四段的升段考试,雍和宫道场的刘将参加初段考试。其他人则希望前往久负盛名的研修馆学习。更让人期待的是,我们将在冲绳再次见到村松老师。

 

    之前半个月,何教练已经先一步抵达日本,并参与了协会的空手道大赛,取得第三名的佳绩,正在冲绳等待与我们汇合。由于我们的飞机落地已是子夜时分,我们事先就跟何教练商定自行乘车前往酒店,第二天早上见面。所以,当何教练、SAI和高良老师突然出现在接机的人群中,我们几个人惊喜万分。

 

    高良正刚老师是协会理事黑带八段,他的正式职业是冲绳县人事课课长,相当于国内的省人事局局长。他们一行开着两部车。其中一位驾车的是中年女性,她的儿子YUKI在冲绳刚柔流空手道研修馆已经学习了9年,是一位13岁的少年黑带。

 

    出发之前,我们都没有想到这将是一次多么豪华的行程。说豪华,并不是因为吃穿用有多么高端大气上档次,而是在连续几天的高强度训练中,大师云集,手把手地指导我们这些低级别学员。那段日子,冲绳刚柔流空手道协会副会长照屋幸荣、常任理事平田清荣、岭井时光、高良老师等多位高级师范都为我们亲自示范、指点和纠正,内容从最基本的站立到型的细节拆解,而他们的最低段位是八段。不仅如此,此行还有幸拜会了会长比屋义夫先生、相谈役岭井南康先生、副会长仲宗根计吉先生等多位大师和协会骨干。

 

    宁静的沖縄 隐居般的修行

 

    从东京飞到冲绳的那霸机场要花三小时。这三个小时把我们从世界上最繁华的大都市带到了一片世外桃源。相对东京,冲绳十分宁静。狭窄的街道、相对低矮的建筑,吃顿饭的价钱跟北京差不了多少。最重要的是行人那悠闲的步态,这与东京面无表情的时尚男女截然不同。我们的酒店就坐落在海湾旁边,推开窗户就能有带着咸味的海风吹来。

 

    冲绳随处可见空手道道场的巨幅广告,当然其中也不乏山寨道馆——就在空手道的发源地,似乎很难想像。走在路上,不时能看到刻有道场名字的木制牌匾,以及镌刻着道场标记的石头。看到我们的背包上有空手道字样,有一位路人主动为我们指点方向,他说刚柔流是最厉害的,那边就有一家刚柔流的道场。我们顺着他所指的方向走去,竟然与东恩纳先生的道场不期而遇。

 

    在这么多道场之中,研修馆并不好找。听了我们所说的地址,出租车司机一头雾水,但立即拿出地图拨通电话向同行打听明白。最终,我们顺利抵达了远离市中心、位于一片低矮住宅区深处的这座二层道馆。

 

    研修馆的钥匙就挂在窗台旁边,这是为了方便学生们自由训练。大概在这样一个路不拾遗的宁静所在,完全不必对邻人设防吧。

 

    在接下来的5天里,我们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连续高强度训练。与我们一起训练的还有7位来自加拿大的同门。他们跟何教练一样,之前刚刚参加了冲绳刚柔流空手道协会选手权大会,并将要与何教练一起参加升段考试。

 

    带领我们上第一节课的是岭井时光先生,那几天指导我们最多的是平田清荣先生。平田老师个子不高但身材十分敦实,他带领我们从最基本的各种步伐的站立、移动开始强化基本功。并且亲自指导我们打型,为我们试味。就连已经极少亲自指导学生——尤其是像我们这样低级别的学生——的副会长照屋幸荣先生也兴致勃勃地为我们讲解型的细节。

 

    这是极为罕见和隆重的高规格接待。我们如此幸运,其中原因很多。首先是因为我们从中国远道组队而来;其次,因为我们是荣道馆的学生,村松老师显赫的影响力让诸位大师对我们十分重视。第三个原因,则是我们的举动在不经意间打动了平田老师,让他十分感动,这件事,我会在后面详细交待。

 

    那段日子,我们每天都有至少4~6小时的不间断训练。白天是大师们对我们的单独指导,晚上我们就跟着儿童班一起上课。从热身运动开始,到各种站立、移动、拳法、腿法、型、型分解,我们几乎系统地把所学的东西全部温习强化了一遍。跟孩子们上课也非常有趣,整整一堂课都只是打型,每套型要面对四个方向各打一遍。这些土生土长、近距离接触空手道的孩子们在打型时表现出非常优异的节奏感,这让我们印象十分深刻。

 

    接受指导最多的,还是即将面临考试的何教练和刘。在围观的时间里,我们见识了四向战、十八、久留顿破、三十六等多种高级型,最难得的是听到大师们对诸多细节的详尽讲解。我们甚至还跟随何教练、SAIYUKI“蹭课”,参与了一次冲绳古武道的讲习,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学习了一套完整的棍法型——大成之棍。

 

    在冲绳,空手道是鲜活的、有生命的。空手道每一天都在发展、变化。冲绳刚柔流空手道协会(OGKK)设立了一种特殊的机制,可以集大师们的技艺精华,共同探讨、研究和发展刚柔流空手道,这使得远在中国的我们大开眼界:在朝夕不断的发展中,型已经有了不少细节上的演变,在这片空手道发源的土地上,我们听到了空手道的脉动和心跳。

 

    修行也有诸多乐趣,我们甚至忘了自己只是过客。每天中午和晚饭时间,我们都会穿着道服裤子、套上T恤,穿街过巷地去吃饭,而路人和店主也丝毫不对我们的装束感到意外。一天的训练结束之后,我们就跑去道场旁边的自助洗衣房,一边洗净、烘干早已湿透的道服,一边讨论和回味白天所学的新技术,生活美好得仿佛只剩下了空手道。

 

    唯一感到遗憾的,是此次未能如愿再见到村松老师。听说他在我们到达前一天因为有事要提前赶回东京。而直到我们回国前夕,才知道村松老师提前离开的真正原因。

 

    让人大气都不敢出的升段考试

 

 

    其实,村松老师是故意“躲开”我们的。因为何教练是村松老师的门生,所以村松老师不希望自己的威望干扰了对何教练进行考核的各位老师,他希望何教练在众多老师严苛的考核下,完全凭实力通过升段考试。此外,村松老师也考虑到我们都是荣道馆的学生,如果他在场,其他老师必然碍于情面,不会以最严格的标准教导我们,我们的修习效果就可能会打折扣。

 

    最让人紧张的日子很快到来了。44日,我们一行人前往大名鼎鼎的比屋道场,升段考试即将在这里举行。就在我们逐个与比屋先生认识和寒暄的时候,相谈役岭井南康、新垣良盛先生,副会长仲宗根计吉等多位大师陆续赶到,轻松的气氛瞬间变得紧张。

 

    五位十段大师在长条桌前坐下,周围还围绕着总共不下十五位八段、九段的大师和协会骨干。之前合练过的那7个加拿大人也悉数到场。在全体集合、会长致辞之后,考核就拉开了序幕。这样的阵势之下,不仅被考核者紧张,就连我们这些打酱油的学员也大气都不敢出。

 

    考核分三个部分:指定型、得意型和组手。指定型为三战,加拿大参与考核的那位师兄选择了制引镇作为得意型,因为过于紧张,在他下四股立时,双手都在止不住地颤抖。下场之后他还对我们悄悄地做了一个夸张的颤抖动作,聊以自嘲。

 

    何教练选择的得意型是四向镇,在组手中是SAI与他过招。刘则选择了碎破作为得意型。虽然在场上何教练显得十分沉着,但下场之后他告诉我们,当时紧张得几乎脑子一片空白,好在很快调试了自己的情绪。

 

    考核结束之后,比屋先生致辞,他说希望我们所有人将修行永续。之后,我们一行人被专门留下来,比屋先生让我们翻阅冲绳刚柔流空手道协会研修会的资料和图片。这就是我前文所说的独特机制:协会每月一次举办研修会,众多大师放下手头的工作,齐聚一堂,一起讨论空手道的演进和细节的拆解。据说有很多其他流派的高级师范曾想参与研修会,但由于冲绳刚柔流空手道协会十分低调,对这样的请求一概婉拒。我们在资料中看到了很多伊波康进先生的照片,可惜因为先生已经逝去,无缘得见真容。

 

    最紧张的时刻终于过去了。平田老师提出让我们放假一天,去四处游玩,他还特别强调冲绳拥有亚洲最大的海洋馆,那里是个好去处,平田老师甚至提出他来负担游览的费用。但我们修行心切,就告诉平田老师说,如果有时间,还是希望能多多训练,聆听老师们的教诲。

 

    祭拜先师 挥别冲绳

 

    4月初,正当清明时节。6号这天阴雨绵绵,高良老师亲自驾车,带我们去祭拜流祖。我们携带着祭拜的用品和扫把、垃圾袋等,辗转到达了位于一处美国海军基地附近的家族这里长眠着冲绳刚柔流流祖宫城长顺先生。后赶往宫城长顺先生的弟子宫里荣一先生的墓,在宫里荣一先生的墓碑上,镌刻着“冲绳刚柔流兴隆之祖”的字样,意思是在宫里荣一先生手中,冲绳刚柔流得以繁荣昌盛。

 

    除此之外,我们还去祭扫了宫城长顺先生、东恩纳宽量先生的显彰碑。碑上写有“先贤东恩纳宽量、拳圣宫城长顺显彰碑”的字样。高良老师指着碑侧面的铭文告诉我们,这块碑是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福建分会所立。

 

    奔波在道场与酒店之间、每天挥汗如雨的美好时光终将结束。回国前,平田老师特别邀请我们一行人前往其家中共进晚餐。邀请客人到家中饮酒叙谈,这是极高的礼遇,我们欣然接受。席间大家开怀畅饮,平田老师说,他听说北京与冲绳之间很快就会开通直飞航线,他希望我们今后有时间就多来冲绳,而且每次能多待一阵。

 

    席间,平田老师一时兴起,还提笔写了“顺道制胜”四个字,在研修馆中就挂有这样一幅字。平田老师睁大眼睛,询问我们这四个字在中文里的想尽解释。高良老师则带着期望对我们说:“我和平田老师这样一把年纪,都还在努力学习中文和英文,所以希望你们也能加强日语的学习。”

 

    相谈甚欢时,平田老师告诉我们,最初听说我们要来的时候,他就打定主意要好好款待我们,让我们有机会在冲绳好好玩一下。但当他听说我们希望有更多的训练时,就明白我们来到冲绳不是为了旅行和度假,而是真心诚意地为空手道而来,这让他十分感动。

 

    “虽然我们认识不久,但却好像相处了很久一样。”临行前,平田老师和高良老师激动地与我们每个人握手、拥抱、道别。“期待我们很快能再见面。”他们说,而我们何尝不是一样抱着这样的期待呢。

 
返回